当前位置:首页 > 课程总汇 > 才艺培训 > 雪梅并作十分春——剪纸、皮影、年画传承人对

雪梅并作十分春——剪纸、皮影、年画传承人对

发布时间:2017-09-18 08:00

[摘要]在年画行内有这样一句古话:杨柳青年画每年鼓一张,不知落在哪一方。杨柳青木版年画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霍庆有说,这“鼓”代表“活”的意思,年画被画得活灵活现,买主自然喜

在年画行内有这样一句古话:杨柳青年画每年鼓一张,不知落在哪一方。杨柳青木版年画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霍庆有说,这“鼓”代表“活”的意思,年画被画得活灵活现,买主自然喜欢,于是就成为了最畅销的一张。因此他还给自己取了“古一张”的名号,显然也是期冀着自己的年画就是被画“活”了的那一张。


时代更迭,可能连霍庆有也没想到,如今自己的年画真的有可能“活”起来、“动”起来,重新飞入寻常百姓家。日前,在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和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的大力支持下,由上海海派连环画中心、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上海市动漫行业协会、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上海大隐精舍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举办的“剪纸、皮影、年画传承人对话动漫界”活动在上海举行。8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年画、剪纸、皮影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国内知名动漫制作公司负责人代表以及非遗保护领域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话非遗与动漫如何互汲营养、携手共进,让传统艺术更亲近当代生活,让本土动画更能体现中国风格与中国气派。


互鉴:梅逊三分白,雪输一段香


剪纸、皮影、年画……提起这些曾经根植于广袤大地、活跃于重要时令节日的传统民间艺术,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在当下色彩斑斓的文化生活里,似乎总存在一种疏离感。许多时候,它们像是一段乡愁或是一件遗珠,成为了人们怀旧或者猎奇的对象。


有这样一件事让霍庆有很有感触,2015年他在天津图书馆办过一次个人年画艺术展,来看展览的人不少,但是普遍是中老年人,几乎没有年轻人,就更不用提小朋友了。在图书馆门口,霍庆有恰巧碰到一老一少争执不下,爷爷觉得年画在表达故事时具有深意,于是要领着孙子去看年画展;而孙子则不感兴趣,吵着要去吃肯德基。“这给我们搞年画的一个提示,要想让年画艺术传承发展下去,我们就应该思考如何把孩子们吸引过来。”霍庆有说,“我由衷地希望动漫界的年轻人在这方面能够开动脑筋帮助我们,让年画走到孩子身边,陪伴并教育我们的下一代。”


对动漫界而言,向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汲取营养似乎也显得十分迫切。在盘点2016年中国动画电影成绩单时,有这样一组数据:2016年中国全年院线动画电影共计63部,票房过亿元的有14部,其中有8部美国动画、4部日本动画,国产动画仅《大鱼海棠》和《熊出没之熊心归来》两部。


“对于国产动画而言,单纯靠拼技术是没有意义的,抓住民族特色才是未来提升发展的出路之一。”浙江中南卡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周国说,“目前市面上充斥着迪士尼、梦工厂、吉卜力的动画,国产动画除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曾经创造的高峰,至今还没有太多被国际认可的作品,这点很需要反思。”


如今,许多年轻人第一次看到皮影时,常会感叹这就是动画片的前身。的确,剪纸、皮影、年画其实与动漫有着先天的联系,而且它们的互鉴由来已久,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动漫刚刚起步的阶段,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老一辈艺术家就曾从剪纸、皮影、年画中汲取营养,产生了一系列划时代的精品。但是随着西方动画的引进,在商品经济的滚滚浪潮下,中国动漫日渐陷入西方话语体系。


“当前的动漫从业者,应该向老艺术家们虚心学习,勇于肩负起一份对于传承优秀民族文化的担当,深入地挖掘我们的民族风格,创作出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作品。毕竟我们并不想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误以为‘熊猫来自美国,三国是日本的一段历史’等。”上海河马动画设计股份有限公司的制作部总监潘炜说。


聚力:创作有传播能量的作品


近年来,无论在剪纸、皮影和年画等非遗领域,还是在动漫界,双方也曾试图做一些渗透性的尝试,但是由于良好的对话合作机制尚未建立,彼此都走了不少弯路。


吉林省长白山满族撕纸的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张杰深有感触。身为教师的他特别希望能够向学生们推广满族撕纸艺术,为了引发孩子们的兴趣,从2005年开始,他便尝试用动画的形式表现整个撕纸的过程。10多年来,他在朋友和学生的帮助下曾拍摄过《一件红棉袄》《萨尔浒之战》《老把头的传说》3个完整的动画作品,但是时至今日他仍旧觉得受动画拍摄和制作技术的限制,3个作品还是有些不太满意。


高垒来自浙江杭州蒸汽工厂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去年,他曾导演了一部片长8分钟的剪纸定格动画《玫瑰公寓》。他坦言,在策划拍摄该片时,为了权衡预算、人力等各种因素,他们最终选择拍剪纸动画。而在拍摄制作的前半年,几位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剪纸的制作团队成员面临了一个很大的技术难题——如何用剪纸去处理人物的脸型、轮廓和构建每一个场景。“通过这次尝试,我们必须承认或许我们做三维人偶有一手,但做剪刀上的活儿不行。”高垒说,他们在跟4000多张A4纸“死磕”的过程中,无奈地做了很多妥协。


中央美术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乔晓光表示:“此次对话活动的深层意义是给非遗传承人提出了要求,新时代来临,他们要拓宽眼界,将非遗的传承和当代生活连接起来,传承人首先要更好地学习和掌握传统,因为让传统艺术语言动起来本身就是很好的动漫原型设计。对于动漫人来说,这个时代呼吁动漫界要有中华文化情怀,创造出有本土精神和文化特色同时具有传播能量的系列动画作品。这两股力量需要聚合在一起,这也是时代发展的一种选择。因为只有这种聚合趋势的形成,才能够让世界看到作为世界遗产和人类非遗代表作数量居世界首位的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在非遗保护立法日趋完备以后,是如何将遗产和当代文化发展结合起来的。我们只有立足本土、融合时代,才能为世界作出新的艺术贡献。”


再出发:不清谈,真行动


在此次的对话活动中,无论是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还是动漫企业代表都格外珍惜交流讨论的机会,他们带着作品、带着期待、带着需求坐在一起,切实从如何进行交流互鉴、取长补短,在碰撞中形成多赢、可持续的合作模式等方面提出了各自的看法与建议。


在金坛刻纸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杨兆群看来,剪纸与动漫的对接大有可为:“全国不同区域的剪纸风格和特色各不相同,而且许多剪纸艺术家的自觉创作意识很强,同样一个猪八戒吃西瓜的主题,不同的人会剪出不同的风格,这可以为动漫的创作提供大量鲜活的造型语言。这些源自生活的造型,远比一些凭空设计出来的形象更夸张、生动,更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在非遗与动漫的融合中,除了要在造型设计等方面互鉴外,上海炫动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动漫影视事业部总经理何宇认为,内容或题材上的借鉴也十分必要。“提到《灰姑娘》大家第一时间会想到格林童话,但其实《灰姑娘》的故事与我国唐代的笔记小说《酉阳杂俎》中的一则故事《叶限》在情节和人物关系上都惊人的相似,而这本书的记载要比欧洲有记载的《灰姑娘》的故事早800多年。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说,传统艺术中除了美术元素,还有更多值得我们关注和挖掘的地方。”何宇说。


“从年画、剪纸、皮影等传统艺术中提炼的经典形象或元素,也不一定仅面向动漫一个行业,还可以通过再设计进入到玩具、APP、美陈等动漫上下游行业中,拓宽传统艺术的融合面。”北京灌木互娱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黎贯宇还提醒传承人关注非遗作品创作的版权问题,“过去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传统图样的版权归属现在已无法再去探清,但在传承人未来的创作中应该更多地加入自己的原创元素,增强版权保护意识。”


跨界、融合、革新的过程必然会生发出很多新的问题,对此,上海阿忒加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马毅表示:“双方的融合会给彼此提供很多机遇,同时也要积极地面对可能在经济、技术、合作方式上出现的问题,路总归是要大家一步一步探索的,我们希望后面通过一些具体的项目跟传承人深度合作,开发出一些具有新意的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对话活动以“不清谈、真行动”为宗旨,促成了华县皮影雕刻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薛宏权等多个非遗项目与有关单位达成共识进行项目合作,未来他们将共同开发剪纸、皮影、年画+动漫的融合性文艺作品,实现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公司简介 项目简介 广告业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北京众联智达科技有限公司

全国客服热线:400-6597013 京ICP备05050351号